口“熊猫驿站”当个“跷脚老板”每年也可分两

作者:酒店

  距离“9·30”灾后重建三周年不到一周时间,华西都市报记者奔走在都江堰市虹口乡的村落、场镇,请一线的百姓、官员讲述这三年的惊人之变。

  刚进秋天,虹口乡的天气已经转冷,许多村民穿上了毛衣。而郭波一家上下却忙得热火朝天。他们家的“熊猫驿站”正在进行最后的布置,准备赶在“冬赏雪景”的时候开门迎客。郭波的“熊猫驿站”就在村口,招牌醒目,小院子则装修得有点像欧洲小镇。此外,这几天郭波家还有一件大事:家里自筹50多万元买了一辆双桥卡车,郭波准备重操旧业跑运输,而这每个月能给家里带来3万元的收入。

  郭波家住都江堰虹口乡虹口新村,这里也叫瓦子坪安置区。虹口新村正在践行一种“旅居一体化”的重建和旅游模式,老百姓形容这种模式是给每家每户开了一个“绿色银行”。而这里也正是华西都市报“走基层、转作风、改文风”基层联系点之一。

  郭波的父亲郭大爷很有经济头脑,虹口乡提出要打造旅游乡镇后,郭波一家便转向投资农家乐。“2007年11月,全家拿出了所有的积蓄,又向亲朋好友借了一些,凑了60万元,重新修了房子,准备改造成上档次一点的农家乐。”郭波说。

  按照郭波一家的计划,新农家乐准备赶在第二年(2008年)5月份开业。每年的5月份,天气转热,成都人就开始赶到虹口去度假。“人算不如天算,5月份就地震了,虽然房子没垮,但是客源完全没有了”。

  地震,给无数个家庭带来了沉重的伤害和无奈。郭波家也一样:一家人的生活都被地震搅乱了,投资几十万的生意也打了水漂。“那段时间,不知道做什么了,一切都是乱的。”郭波说,他想出去打工,但是又舍不得离开家人。“一家人能在地震中保全性命,不容易,不想再分开了”。

  灾后重建给郭波一家人带来了新的希望和信心。在重建中,郭波选择了统规统建,就是按照建筑面积每人35平方米的标准,由政府统一规划建设安置住房。这样,郭波一家就分得了一套“二人户”和一套“三人户”的房子,共计220多平米。“我们自己住那套‘二人户’就够了,剩下了一套‘三人户’当时就想拿出来做点生意。”郭波说。

  去年11月,机会来了,郭波便将他那套“三人户”房屋拿了出来,加盟到了“熊猫驿站”,成为了“熊猫驿站”的一分店。

  郭波这套房屋一共157平米,共5个房间,10个床位。按照他与熊猫驿站经营公司的约定,他拿房屋入股,每年就有2万元的分红,而且以后每年的分红还会增加10%。8年后,对方将这个驿站全部交给他。

  按照“熊猫驿站”的“一户一大”的模式,公司将派一名旅游管理专业的大学生参加驿站管理。虹口乡党委副书记高永强告诉记者,每一个加盟农家乐都将有一个大学生对口服务,“包括被子如何叠,如何更有礼貌地接待客人,都会对农户进行专门培训。”为了统一管理,还将成立洗涤中心,所有加盟农家乐的被套都会统一洗涤、统一消毒,规范又安全。

  “所以我也不用操什么心,一年分得纯利润2万元钱。”熊猫驿站的“跷脚老板”郭波乐呵呵地说。如今郭波的“熊猫驿站”也已结束装修。郭波的“熊猫驿站”装修得别有一番风情。据说是他的一个朋友去了一趟德国的小镇,照了一些照片回来,他就模仿着装修成了德国小镇的样式。“你说,我这装修有没有欧洲风情呀?”郭波笑着问记者。

  “但是我们全家不能只守着这2万元过日子,要想点其他办法。”郭波向记者谈起了全家下一步的打算。经过家庭商议,郭波准备重操旧业跑运输,但是这次不一样了,郭波说,他找了一家运输公司,自己买车加盟,对方统一管理,每个月他可以分得2.5万的分成。

  “对方说了,如果我愿意跑运输,还可以每个月给我发几千块钱的工资,这样一个月就能收入3万多,算下来,一年多就能把成本收回来。”郭波给记者描绘着自己的规划。这样,郭波全家又东拼西凑了50多万元,订了一辆双桥大卡车。“车下个月就能开回来了。”郭波的父亲说。

  “熊猫驿站”是虹口乡联合成都市旅游产业促进中心、成都大学旅游文化学院,与虹口农村旅游合作社以及当地农户,创办的一种连锁乡村旅游酒店。

  酒店具有全新的经营模式,地震中房屋受损的农户分到统规统建重建新房后,拿出一部分空余房间入股熊猫驿站经营公司。酒店由公司统一进行经营和日常的管理,而农户则可以当“跷脚老板”,每年根据投入参与分红。若干年后,农户还可以根据合同年限全部收回驿站。

本文由www.bwin1177.com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